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雜文 評論
  • 正文內容

我們是否能創造出未來散文

閱讀:573 次 作者:紅孩 來源:華聲在線 發布日期:2020-09-04 09:49:00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散文評論文章。

  湖南散文學會的朋友打來電話,說《湖南日報》湘江周刊要策劃一個關于湖南散文的專輯,希望我能就湖南散文寫個印象類的文字,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這幾年,通過湖南散文學會的成立,通過《湖南散文》雜志的創刊,通過首屆“湘江散文獎”的舉辦,特別是與譚談、聶鑫森、劉克邦、奉榮梅、申瑞瑾、張雄文等文友的交往,使我對湖南散文創作有了一些了解,便有理由寫不算深刻印象的感性文字。

  評價一個省的散文創作,是很難的。在當下文化多元的時代,人的思想觀念每天都在發生大的變化。文學創作也是如此,近十幾年,幾乎沒有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傷痕文學、尋根文學、知青文學、改革文學等流派形成;就地域性作家而言,也沒有像孫犁為代表的荷花淀派,以馬烽為代表的山藥蛋派的獨立存在。這其中重要的原因是,進入90年代后,文學創作開始了自我革命的探索。也就是說,文學由干預社會、干預現實,轉入了關注自我,我是誰,我在哪里,我的未來會怎樣,已經成為寫作者的心理預期。

  散文創作亦是如此。自90年代余秋雨式的文化散文以及季羨林、張中行式的學者散文盛行后,幾乎很難再有旗幟性的散文引領人物出現。我覺得這很正常,相反,如像過去仿朱自清仿楊朔仿劉白羽式的散文創作,到如今已經成為很多寫作者和研究者的詬病。這就涉及到堅守與創新的問題。我是不贊成否定前人的,譬如楊朔的抒情性,在很多人看來,其抒情帶有很多虛偽與虛構,認為不符合那個時代的真實。我以為,每個人的生長環境不同,對事物的認識不同,從戰爭年代走過來的作家,他們怎樣地歌頌新中國都是可以理解的。我曾經問過幾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你們知道中國自己的三大民族經典歌劇嗎?他們說不知道。當我把《洪湖赤衛隊》《江姐》《白毛女》的精彩片段放給他們聽,他們一下被震撼了,說中國歌劇這么好聽呵!

  去年,湖南散文學會舉辦首屆“湘江散文獎”,作為省外的評委,我參與了全過程。這期間,不僅看了所有的作品,也聽到了湖南幾位著名作家、評論家對散文的見解。我看到,湖南近年的散文創作是包羅萬象的,作家們大都有自己的個性追求,有立足鄉土的,也有精神尋根的,還有文化思考的,其中顯著的就是地域性。在投票時,大家本著公平的原則,對不同風格的作品進行了熱烈的討論,評出的作品大體代表著某種創作方向。這一舉措,無疑為湖南散文的未來走向起到了引領作用。我們無需非要確定什么形式,更多地是在提倡散文的多種可能性。

  幾天前,有位散文研究者發給我一篇短文,大意是說散文要注重思想性。我當即就告訴他,你這是個偽命題,散文沒有思想性沒有抒情沒有寫意那還是散文嗎?他開篇說,散文是個易寫難工的文體,門檻很低。我毫不客氣地回答他,你根本不懂散文,現在問題不是散文門檻低,而是很多人寫了幾十年散文,始終就沒有進入散文的門檻。翻開近百年的白話散文,真正成為經典的也就一二百篇。這些散文,在誕生之時,他們的父母并不知道它們的未來會是怎樣。我們不好說,這些作品在新的未來百年是否還能成為經典,作為當下的我們,是不是要有雄心寫出幾篇留給未來的散文呢?我寄期望于湖南朋友,這里畢竟是沈從文的故鄉!

  (作者系中國散文學會常務副會長,散文作家、理論家。)


標簽:散文,評論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O^★)MG城市猎人_稳赢版 外围足彩半全场玩法 美人捕鱼赢钱技巧 陕西麻将单机下载 福彩3d独胆组六 足球手机即时比分 莱特币矿池排行榜 哈哈山东麻将下载ios 北京体彩33选7历史数据 澳洲幸运8软件下载 北京体彩快中彩 以太币价格涨幅 腾讯棋牌无法充值 现金麻将注册 竞彩足球微信 北京pk10牛牛技巧 快乐扑克三缴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