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wdwxtg@qq.com 論文發表QQ:329612706 微信:lianpu13
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散文 抒情散文
  • 正文內容

云中湖畔隨想

閱讀:323 次 作者:董培升 來源: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2020-11-06 08:54:00
基本介紹:一起問道文學網分享的原創抒情散文投稿作品。

  出于對湖光山色詩意棲居的向往,我對在古漢語里被釋意為“水面長滿胡子般水草的封閉水域”的湖天性具有一種親近感,因此時常懷著“雖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情愫翻閱過許多與湖相關的詩文,一代大賢王安石曾在湖北為九宮山云中湖題寫的“腳踏云關幾萬重,九宮山色畫圖中。龍塘月照珠磨鏡,石壁泉流水掛虹”即是一首我心目中探驪得珠的清詞麗句。平心而論,在眾多名山河湖中,九宮山是個“小兄弟”,云中湖也稱不上“名湖”,然而愛屋及烏,九宮山上的云中湖偏偏因這首絕句以鄉愁般的方式在我心中縈繞了數年,直至2020年暑熱時節,與德勝、阿平、高嵐華等十幾位詩人以詩歌的名義聚集在云中湖畔,才有了“了卻平生愿”的愜意。

  云中湖位于千米黃金養生海拔線,是湖北省最大的高山淡水湖,海拔高度僅次于天山天池和長白山天池。她在水云之巔,摒棄城市的浮華造作,如一面自然天成的鏡子,以“云在湖上漂,湖在云下移”的靜謐安之若素地取代了車水馬龍的嘈雜。

  賓館的陽臺正對著云中湖,湖心有孤山,遠遠看去如一只靜臥神龜,馱著一座寶塔,有曲橋相通,把湖水一分為二,又和諧統一。湖濱四周群峰聳立,環繞著山風、澗水、蒼松、竹林,其間樓閣亭榭點綴,把云中湖裝扮得無比瑰麗。與友人對坐品茶,相望云卷云舒的飄逸,讓沁人心扉的茶香縈繞,再拍一幅湛藍天空,讓炫耀的網上也激起湖光里的粼粼碧波。

  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湖居情懷。德勝說這里“一切都在高處完成”;阿平說“終于成為夢想中的烏托邦”;高嵐華說“一座山的高度,丈量出古老的世紀法則”;生活在云中湖畔的詩人周春泉說這是九宮山的“一杯天之藍”。

  我想說:云中湖是可以安放夢想的居所。

  臨窗觀湖景,靜靜的湖水也望著我,仿佛確實是在夢中和我對話。云層低垂,觸手可及,周圍的殿宇、寶塔、小橋、群山都似乎騰云駕霧般漂浮著。躲在角落里的花草也知趣似地綻放,獻上一幅幅嬌媚的笑靨。時而,鳥群嘰喳鬧過,留下一陣清脆的鳴叫;野鴨在湖中翻躍,激起陣陣漣漪。漫步在曲徑通幽的青翠竹林中,負氧離子的清香沁人肺腑,竹影婆娑、柔風親擁的鏡像更令人心旌搖動。

  晨風托起鳥兒的鳴叫,微風吹拂著草木多情的綠意清新,那一刻晶瑩剔透的露珠,懸掛在嫩綠的小草尖上,一抹淡琥珀色晨曦沁入心扉,映襯于凝脂如滑的湖池。對面的寶塔尖頂裹攜著翻滾的云霧,如棉似絮,如濤似浪,如瀑布陣陣,姿態綽約,風情萬種,大氣磅礴,給人一種“渺兮冥兮”太虛幻境之感。夕陽西下之時更是流光異彩,如飄渺婆娑的舞裙,拂過大山的額頭,擁抱著青山疊嶂,倒影在溪泉潺潺叮咚旋律里,于一泓飛流的輕瀉中仿佛側耳聆聽仙女的愜意清唱。夜色里,一半是湖畔的閑情山水的迤邐鋪展,一半是星光燈影的流光溢彩驚艷輝映;一半是自在欣賞而各得其樂,一半是把酒言歡留連往返。

  是日,細雨霏霏,透過湖岸那一排高大云衫,霧氣昭昭,如夢如幻。淡淡的涼風掠過唇邊,仿佛戀人溫柔的呢喃拂過心底。思緒也跟隨潔凈的空氣輕靈地在湖畔漫游。此時的云中湖如同少女般嫵媚動人,綠水泛起的漣漪如同向你深情微笑。一曲悠揚的長調從道觀那邊傳來,仿佛聽高山流水覓知音的天籟之音,也許是神女輕彈的古琴,曲調里透著閱盡繁華的人生滄桑,像是告訴人們,最眷戀的不僅是單純的自然美景和鳥語花香,更高的境界是用清潔的自然洗滌心靈。至此,即便愚鈍之人亦可開悟:每個人最初的夢想都只是擁有幸福的生活,到人生的后半程才明白擁有一顆自由散淡的心享受一份簡單、一份愜意,該有多么珍貴……無怪乎冥冥之中我與云中湖神交日久,對于這份上天賜予的緣分,我唯有珍惜方能無愧。

  其實,上天不僅賜予了我與云中湖這份至真至純的緣分,更賜予了云中湖與茶的一份奇緣,而我作為嗜茶者,探究云中湖與茶的淵源,自然興致高漲。好山好水出好茶,聽介紹,云中湖畔一帶植被豐富,土層厚,出產的綠茶有機質含量高,輔以山泉水沖泡,香氣馥郁,湯色清澈,回味甘甜,沁人心肺。與詩友品茗談天中,我想起了另外一個曾經充滿浪漫氣息之湖——燕子湖畔發生的故事。

  一個暮秋時節,玉真觀才學出眾,貌美多情的女道士李季蘭因病遷到燕子湖畔調養,住在附近素來對她傾慕已久的博學之士陸羽趕往病榻前探望,日日殷勤相伴,不僅為她煎藥煮飯還時常陪伴其漫步燕子湖邊,欣賞水天一色的粼粼波光和炫麗的朝霞夕照,或對坐清談,煮雪烹茶,談詩論文,慢慢地成為惺惺相惜、心意相通的至友。李季蘭病愈后特作詩《湖上臥病喜陸羽至》答謝陸羽:

  昔去繁霜月,今來苦霧時;

  相逢仍臥病,欲語淚先垂。

  強勸陶家酒,還吟謝客詩;

  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及至后來,李季蘭移情別戀,陸羽遠游至顧渚山臨湖結廬而居埋首撰寫出了不朽巨著《茶經》……

  我把這段故事簡要講給了眾詩友,一群手持智能手機的當代才子們唏噓燕子湖沒能留下成全佳偶的美談,繼而感慨古往今來的動人愛情似乎總圍繞著湖水的波光倩影:洞庭湖邊流傳著舜帝與娥皇、女英的故事;白娘子與許仙在西湖的細雨中相遇;范蠡與西施泛舟太湖;濟南大明湖邊有癡情的夏雨荷;南京莫愁湖有莫愁女的傳說;高君宇與石評梅長眠于未名湖;青海湖邊有王洛賓對卓瑪姑娘的歌詠,而在遙遠的天鵝湖邊,王子齊格弗里德和公主奧杰塔也演繹了凄美的愛情……千百年中,是湖水孕育了愛情還是愛情讓湖光山色更增添了無窮的魅力?似乎是一個注定無解其實也不需要答案的疑問。身邊的云中湖有沒有發生過陸羽、李季蘭,白娘子、許仙之類或悲情或纏綿的愛情故事不得而知,但我們畢生都在追逐著真愛,一不留神,就會讓緣份擦肩而過卻是事實,誠如云中湖的倒影,清晰錄制著歲月的來來往往,也驗證了美好的轉瞬即逝。

  愛情誠然是人世間最美好、最純真的感情,但愛情畢竟不是人生的全部,灑脫、豪放的態度也是人生至臻境界。我無法感知云中湖湖水的喜怒哀樂,可一群詩人聚集在湖畔倒也是“詩歌是長在湖畔的”一種注腳,不敢奢求成為美談,但為云中湖增添一點詩意、一點情趣還是頗為適宜的。

  有人提到,云中湖不比著名的英國西北部山地“湖區”里任何一座湖遜色,如果湖畔派大詩人華茲華斯來到云中湖恐怕也不會有所異議。我信然。當年,華茲華斯隱居湖區,“像一朵云在山谷和谷地上飄蕩”,期待每天都能夠看見天上的霓虹,追尋“樸素生活,高尚思考”,彰顯了一種縱橫,一種坦蕩和豁達,讓自己內心如湖水般澄澈。同時,也影響了遠在杭州西湖湖畔的汪靜之和應修人、潘漠華、馮雪峰等中國詩人,他們在西湖邊吹起一股“惠的風”,汪靜之還發表了當時歌頌中國共產黨誕生第一首新詩《天亮之前》,熱誠謳歌“新的太陽升起”。

  毋庸置疑,湖,凝結了太多詩人伊甸園般的美好。西湖最給人以閑情雅致,古鎮廊橋,杏花雨巷,畫船柳煙,可以說是最具詩意的湖畔。沿著婀娜的西湖,在楊柳依依,湖光染綠的風景中散步,“小橋流水人家”的江南最理想生活模型。“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的蘇軾,“最愛湖東行不足,綠楊陰里白沙堤”的白居易,“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林逋《山園小梅》,“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的楊萬里,“江山也要偉人扶,神化丹青即畫圖”的袁枚……都把一串串心事藏于文字里,書寫成謎一樣的江南詩意,又多了一份遐思,一份牽念。而在意大利的加爾達湖,同樣為但丁、歌德、卡夫卡、鄧南遮等眾多詩人作家迷戀,至今能尋覓到他們留下的蹤跡;尤其是意大利20世紀的著名詩人鄧南遮,在加爾達湖畔的小鎮上建造了一座“魔幻城堡”式的莊園,度過了他生命中最后的17年;梭羅手持一把斧頭獨自一人走進瓦爾登湖邊的山林,在湖岸建造了一座小木屋,臨湖思考,度過了兩年慢時光,寫下了“不必給我愛,不必給我錢,不必給我名譽,給我真理吧”的詩句……

  此刻,倒映在湖水中的風景,不是空靈的幻象,而是一種詩意和現實交相融匯的記憶,讓我記住了云中湖、記住了在云中湖畔的所思、所想、所感。不必仿效鄧南遮、梭羅面湖而居,只要心中有澄澈的湖水,就足能洗滌掉生活里的一切煩擾,如此,每個人都會抵達湖畔詩意的棲居并非夢想。

標簽:抒情散文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 上一頁:故鄉走筆
  • 下一頁:外婆
  • (★^O^★)MG城市猎人_稳赢版 刘伯温精选资料大全 网上真钱麻将平台 55uc李逵劈鱼 上海今天11选五开奖号 新群英会20选5高手技巧 天天彩票三分彩开奖结果 大富豪棋牌2 麻将规则公式 山东11选五计划在线网址 甘肃快3下载 北京快乐彩8 918游戏大厅 上海麻将官方安卓版下载 推倒胡胡牌牌型图解 篮网球比分直播 亿客隆登录平台